2018 年“一二·九”笔记

你看,那颗星。

  • 2018-12-09 12:00
  • 2020-02-14 13:27

这篇笔记很枯燥,没啥意思。但是既然我从前到后忙了将近两个月,写点东西来吹嘘一下自己还是应该的。全文以我本人的视角来写,所以写的都是我干了什么。如果想看 2018 级的小可爱们做了什么,请移步 这里,里面是每次的排练手记和中期的精彩视频。

1 推送

按照去年的老规矩,推送的活还是得宣传部干,好在我们和历史学系分摊,加上今年推送的频率是每周一篇,所以任务量不是很大。当然,已经是老咸鱼的我肯定不会亲自上手做推送,具体的制作都交给可爱的部员们。

推送要想做得好,一靠文笔,二靠配图。我很欣慰地看到,在摄影师和编辑的共同努力下,文笔和配图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出产了一张又一张的表情包。当然,拍照、挑选和配字都是个技术活,在这里向辛勤的摄影师和编辑们表示感谢。

当然,作为老腊肉的我也不能完全成为咸鱼。因为不想看到千篇一律的网络图片做封面,我决定用每次拍摄的照片作为封面。当然,直接用大家的照片做封面有点奇怪,因此我对每次的照片都加了一个“高斯模糊”的滤镜,然后加上了环院历史双方的院(系)徽和“第X周排练手记”。为了传播正能量,我特意在每次选照片时都选择人物认真唱歌的场景。谨向成为封面担当的同学表示感谢。

  • 做封面的契机其实是我为了证明自己用相机对不好焦距而故意在拍照的时候对焦在了乐谱上(参见这张照片),然而我觉得这张照片挺有意境,因此就拿来做封面了。
  • 第二周的照片我本来想用某位女同学的照片作为封面,但是因为上周推送结尾出现过她,因此我就改成了用几个男生的照片做封面。然后不知为何就变成了男生女生交替出现的情况。
  • 第五周的照片我本来是说好另一位女同学的照片作为封面,但是因为她是这次推送的选照片担当,因此我就改成了用钢伴小姐姐做封面。

以下是每次推送的责编(如有遗漏请指出):

周次 封面 责编
第一周 蒋徐琳
第二周 孟瑶
田嘉慧
第三周 万子超
第四周 张荣凯
于欣然
第五周 肖逸龙
张淑婕
第六周 李天泽
刘瑰琦
第七周 陈婷

2 视频

一二·九的视频一向是宣传部最重要的任务。而剪视频也是我一贯的爱好。今年的视频大概有以下几个:

2.1 满月视频

这个视频是中期回顾性质的视频,也是男生节活动的暖场视频。

这个视频是我在《有机化学》期中考试之后用不到一下午的时间剪出来的,中间还穿插了《线性代数》的习题课。本来我是想做得温馨一些的,但是由于照片本来就不是很多(一共只有四次),加上我另外准备了一个视频,因此这个视频就是简单的照片的罗列和配字。然而最让我头秃的就是配字部分,如何把字配得既有趣又能与图片结合还要不能重复着实费了我一大番功夫(说实话这个视频主要耗费的时间就在配字上)。

因为我本人挑照片倾向于挑自己认识的人,因此最后选出来的照片似乎出现了五次我的某位男部员(也许是他天生有表情包气质),而且腾讯视频的默认封面也选中了他(当然后来我重新让腾讯视频挑了一张)。

为了保证平衡性,照片里面不仅选了18级的小可爱,还选了一些(他们的)学长学姐。值得注意的是照片里面并没有我,因为我在的时候拍照的人都是我自己。而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之后交出了相机,因此你甚至可以在某篇推送中看到我。

在背景音乐的选择上,为了搭配简单粗暴的视频风格,我也选择了比较洗脑的音乐。第一首音乐我首先想到的就是《こなたのテーマ、インドバージョン》,这首歌是《幸运☆星》中比较魔性的音乐,当时看动画的时候我就对它印象深刻。第二首音乐是《Rockin’ K.K. - Animal Crossing》,这首音乐是我偶然听到的,当时就感觉很洗脑,因此做视频的时候就拿来用了。第三首音乐是《Mii Channel》,与第二首音乐来自同一张专辑。其实本来是想用《WarioWare, Inc. - WarioWare, Inc. Mega Microgame$》的,但是因为长度问题没有选。

以下是视频的预览:

2.2 统分视频

“统分视频”,这个名字我一开始不知道它是啥意思。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是“统一”和“分离”的辩证关系。然而现实是如此的残酷:这两个字是“统计分数”的简写。行吧。

为了剪视频,我在某个周四的晚上前往历史学系的大楼地下进行拍摄活动。因为当时还没有合排,所以我在四个声部单独录制了喊口号的环节,然后企图将它们合在一起。然而问题出现了:女生喊口号的速度比男生快。于是乎,我强行把女生那部分视频拉长,以匹配男生部分的视频。

当然,统分视频的任务还是可以交给可爱的部员们的。以“视频剪辑与字幕添加”讲座为契机,我将剪视频的任务分配给了在场的部员,最终交上来的作品都很让我满意(虽然因为DDL的原因最后还是用了我自己剪的视频)。

以下是视频的预览:

2.3 开场视频

这个视频是所有视频里面最重要的。要是这个视频做不好,就等于是在半个学校的院系里面丢尽了脸。

2018 年 11 月 5 日晚,神圣的第一次讨论在豪华的农园咖啡厅进行。出席本次讨论的人员有:我、历史学系两位宣传部长张诗淇、王禹涵。小天才(吕轶韬)同志因故(赶第二天交的论文)而缺席。在这次会议上,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就视频主旨、剧本等问题达成了共识(实际上历史学系的一位学妹已经写出来了一个大致框架),并决定2018 年 11 月 9 日(周五)写出最终的剧本。然而……

2018 年 11 月 9 日晚,最终的剧本写出来了,但历史学系的指导老师认为剧本不是很成熟,决定对剧本进行修改。(此时我大概在剪满月视频)为了保证进度,我决定在男生节活动的当天与历史学系的宣传部长进行交涉。

2018 年 11 月 10 日晚,轻松愉快的男生节活动在李兆基人文学苑一号楼B103开展。活动开始前先播放了我精心准备的某个视频和满月视频,现场响起激烈的笑声,气氛十分活跃,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拍摄了一会照片后,我将相机交给了我的两位部员(所以你可以在当天的照片中找到我,以及互相伤害的两个部员),然后就就开场视频的问题与历史学系的同志们进行磋商。出席本次讨论的人员有:我、历史学系学生会主席邵如阳、副主席刘霆、宣传部长王禹涵、剧本担当刘瑰琦。在这次讨论中,我们就“能量守不守恒”、“质量守不守恒”等科学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能量守恒”是热力学第一定律,具有普适性;而“质量守恒”在化学反应中成立,但对于核反应,质量是不守恒的,根据$E = mc^2$,原子核质量变化造成能量释放。此外化学反应中的“质量守恒”说明化学反应前后原子的种类和数量都是不变的。为了使讨论结果更为科学,我邀请了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刘珂凡进行解释,最后达成一致:质量守恒。于是,剧本的走向变成了:理工男向文史女讲述宇宙的历程,我们身体的每个粒子可能都是宇宙万物的一部分;随后从宇宙大爆炸开始按照时间线的顺序将两院(系)的历史串起来,最终两个人相遇,仰望星空。

  • 当然实际情况并不是讨论科学问题。由于讨论结果十分复杂,此处不再赘述了。根据“我们身体的每个粒子可能都是宇宙万物的一部分”一句,我认为“质量守恒”更贴切一些。

又经过了漫长的一周,结束了日语考试的我在周四晚上拍摄了一部分排练现场用作“统分视频”的素材。随后的 2018 年 11 月 17 日,视频拍摄由吕轶韬操刀,正式开机。

  • 当天我为啥没去?因为我头疼,所以在宿舍自习。然而最终结果是在宿舍看了几个小时的动画。
  • 为了拍出“看星星”的感觉,拍摄时间选在了晚上。然而由于我们没有灯光,“看不清演员”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原本的设想是在环境大楼拍摄,但是效果太差。为了寻找合适的场地,导演兼摄影师、两位演员和助手一起前往未名湖边。最终,他们的视线定格在了一体旁边的足球场。因视觉效果需要,两位演员爬上了单杠,艰难地进行拍摄。
  • 如何表现两人的相遇?男生走楼梯,女生走电梯,最后在排练的大门前相遇。

2018 年 11 月 22 日下午,恢复了理智的我开始重新审视剧本,发现以我目前手上的素材不足以将整个视频串起来。于是我开始抓耳挠腮,构思如何改造剧本。幸运地是,我成功了。原有的剧本在我的操刀下变得面目全非,之前拍摄的内容也需要大换血。于是两位演员又翘掉了一次排练。

  • 上次拍摄时的场地——一体,这次并没有向我们敞开大门。于是我和演员漫步未名湖边,想要找到合适的拍摄地点。最后,我的目光定格在未名湖东北角的一片空地上。不知道为什么,那片空地的近地面处有一个灯,而旁边还有几块可以坐的石头。于是乎,拍摄地点就这么定了。

2018 年 11 月 23 日下午,我开始正式剪辑视频。当然,我剪完了。

  •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剪视频的周五都有《线性代数》的习题课,因此我的思路总是会在中间被卡住。
  • 因为没钱,所以所有素材都是从网站上找的免费素材。视频素材来源于“videvo”这个网站,授权协议也很友好。
  • 我在剪视频的时候才发现:男主两次穿的院衫颜色是不一样的;第一次拍摄主角拿的书第二次没拿;录音时的台词和拍摄时的口型没能完全对上。当然,这些都是小事。

以下是视频的预览:

2.4 总结视频

这个就是简单的选照片和加视频了。我在 12 月 9 日的下午才想起来,一台相机拍照,一台相机录像,也就是需要两台相机,而我只带过去了一台。因此我临时向周厚华借了他的相机,并请李伟帮忙带过来。

拍视频的任务交给了屈玥坤。

  • 值得一提的是视频里面收进去了“你好,我过去一下”“谢谢”两句话。

以下是视频的预览:

3 拍照

  • 这段之后是我在一二·九结束好久之后才补的,有些地方可能忘掉了。特此说明。

拍照,是推送制作的前提条件。一篇只有字没有图的推送大概不会有多少人看的。根据惯例,拍照的任务要交给值班的部长。当然,考虑到不是每个部长都会拍照,因此我还要进行一些辅导(然而你们忘记了我自己也不会拍照的事实)。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没有强调照片的数量,第一次排练的照片只照了 11 张。于是乎我在学生会的微信群里提醒大家:多拍照,多拍照,拍个一百张左右方便做推送。于是乎,之后的几周照片的数量就很多了。

为了训练我的部员,在没有排练任务的男生节活动那天以及正式演出前的下午,我将拍照的任务交给了部员。当然,一方面是为了锻炼他们的技能,另一方面也是让他们自由发挥拍照的技术,多拍一点珍贵的照片资料。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那两次都比较忙,第一次是为了讨论视频,第二次是为了一些杂事。

平时的拍照都是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拍的,因此自动设置完全没有问题,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学习摄影技术。然而有一个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演出现场观众席的灯光暗,舞台灯光亮,因此自动模式拍出来的照片完全不能看。我只得临时抱佛脚,求助老部长王道钦,结果发出的消息石沉大海没有了回音。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摸索。凭借我记忆中的碎片,我将自动模式调整为手动模式,然后调整了一些参数做比较,最后终于调出了一个能看的参数。当然,由于曝光时间的问题,伴舞的动作拍出来全是糊的,但这是后话了。

演出结束后,大家一起照了一张合影。我由于要操作相机就没有入镜,而是在回到宿舍后将自己的头 P 了上去。这张合影也被用作了总结推送的结尾图。当然,由于这张合影太过于不正式,在一篇正式的推送中,主管部长下令将我的头裁减掉。